• <rp id="wm6zy"></rp>
        1. <tt id="wm6zy"></tt>

          <rt id="wm6zy"></rt>

          當前位置首頁 / 行業資訊 / 行業資訊

          行業資訊

          中國制造業:穩就業熱潮下冷思考

          時間:2020-08-13    來源:中國能源網    點擊次數:0     字體:【大】 【中】 【小】    打印本頁

                就業是經濟的“晴雨表”,是社會的“穩定器”。2020年,經濟下行、新冠肺炎疫情及經貿摩擦等疊加對我國制造業就業帶來巨大沖擊,突出表現為現有就業崗位減少、就業壓力增大。

                與此同時,我國作為世界第一制造大國,也是制造業就業第一大國,就業承壓之重但也回旋潛力巨大。在一定程度上說,當前環境下如何穩住制造業就業意義重大,如何發揮好制造業保就業的中流砥柱作用則顯得更為關鍵。

                一、制造業在穩就業保就業方面作用重大

                1.制造業是保就業的主戰場和吸納就業的重要載體。

                從宏觀層面來看,近年來,各地積極改造升級傳統產業,爭相布局戰略性新興產業,以發展產業促進就業、以高質量就業促進產業發展的局面持續向好。與此同時,制造業領域也涌現了一批以數字經濟為特征的新業態新模式,不斷擴容就業“蓄水池”,在一定程度上制造業充分彰顯出吸納就業主戰場優勢。如浙江省2019年制造業創造了全省1/3以上的就業,是重要的就業崗位提供者。

                從市場主體的角度來看,制造業領域市場主體多,吸納就業的層次覆蓋高、中、低端,尤其是中小企業撐起了我國制造業發展的“半邊天”。據第四次全國經濟普查的數據,我國中小微企業共吸納就業人數達到2.33億,占全部企業數吸納就業人數的79.4%。因此,如何穩定制造業市場主體,尤其是盤活制造業中小企業吸引就業的潛力,盡快恢復各類企業吸納新增就業的動能,是當前穩就業、保就業的“關鍵一招”。

                2.制造業承載就業的縱深發展空間和回旋余地較大。

                從我國產產業區域布局來看,制造業新增就業空間仍然較大。我國制造業區域發展尚不平衡、不充分,中西部地區承接資源加工型、勞動密集型產業和具有市場需求的資本密集型、技術密集型產業空間仍然較大。同時,東部地區和主要城市圈發展“新基建”等產業尚處于起步階段,未來新增就業崗位前景樂觀,這就給制造業承載新增就業帶來了無限空間。因此,激發制造業新一輪就業潛力的空間仍較大,也十分緊迫。

                從行業發展角度來看,部分產業逆勢增長動能強勁、吸納就業亮點突出,工業通信業領域就業呈現出典型的總量性和結構性特征。即從總量上看,疫情等因素導致總需求萎縮、總體失業率有所提高。但具體到行業看,上半年高技術制造業逆勢同比增長5.4%,高于規模以上工業增速5.8個百分點。醫藥、數字經濟、生命健康、在線辦公及教育等新產業新業態,在逆勢中表現出較強的比較優勢,在守住就業底線方面充分展現了制造業韌性支撐能力。

                3.制造業的就業質量關乎我國未來產業國際競爭力。

                人才是創新的第一資源,那么制造業人才的就業質量和穩定性則是我國產業發展的根基和源泉,關乎我國制造業高質量發展和國際競爭的成敗。一方面,我國制造業正處于高質量發展時期,對高技能人才和高素質產業工人需求不斷增大,正處于以“質量換數量”的“人才紅利”和“工程師紅利”期,打造一支結構合理、素質優良的產業創新人才隊伍顯得至關重要。

                另一方面,此次制造業領域就業壓力表面上看是宏觀環境和疫情沖擊所致,但也是對我國制造業發展的一次典型的壓力測試和韌性檢驗,本質上是我國制造業進入高質量發展階段的自然反應和必經的陣痛期。因此,還要在穩就業和保就業的基礎上,千方百計提高制造業就業質量。

                二、制造業在保就業方面的壓力

                1.制造業產業內循環尚不暢通,新增失業風險有增無減。

                一方面,受逆全球化、新冠肺炎等因素影響,國際產業鏈供應鏈梗阻造成我制造業產業循環不暢通,加之部分領域我國產業鏈供應鏈競爭力不強,生產要素無法高效運轉,“斷鏈”風險將成為穩就業保就業的隱憂。

                另一方面,我國外貿對外依存度較高,外需急劇萎縮也將沖擊就業。據商務部數據顯示,我國外貿依存度約32%,加工貿易占我國外貿1/4。以出口導向、加工貿易等為特征的新出口訂單下滑直接導致外需市場萎縮,尤其是低技術含量勞動密集型產品出口下行幅度顯著高于高新技術產品,折射出低技術勞動力失業增多,穩就業的重心和難度值得關注。

                2.全球產業鏈價值鏈面臨重塑,中短期內強烈沖擊就業結構。

                近來,全球產業鏈價值鏈的重構趨勢明顯,將在一定程度上直接影響各國產業結構及國際分工地位等,間接則沖擊我國就業結構和人才結構。

                一方面,由于勞動成本上升、轉型升級等因素,我國世界工廠的地位有所減弱,產業不斷向價值鏈高附加值環節攀升,輕紡電子等部分產業鏈勞動密集型環節向外轉移現象明顯,一定程度上將大大降低就業崗位。

                另一方面,歐美日等地區和國家積極引導制造業回流、供應鏈回遷,其目的為維護自身產業鏈完整性和安全性,減少對外依賴,也是借此謀求通過制造業增長來增加國內就業崗位。

                同時,我國制造業正處于高質量發展時期,各類新技術、新模式滲透融合,以智能制造、機器換人等特征的生產模式演變也加速了就業結構性矛盾,不同地區和行業之間就業市場景氣程度差異較大。

                3.金融“堰塞湖”現象依舊存在,各類市場主體拉動就業的動能滯后。

                如何高質量盤活資金使用效率仍然是困擾制造業高質量發展的頭號難題之一,也是當下通過資金“輸血”保就業的重要舉措。一邊是釋放的貨幣流動性充裕,另一邊卻是中小企業融資持續“喊渴喊貴”,金融“堰塞湖”現象久久未消。

                如何暢通實體經濟與金融之間的流動性需要持續關注,讓資金快速直達市場主體,更是短期內制造業保就業的關鍵。今年實體經濟遭受重創,一季度GDP下滑6.8%。制造業通過產業鏈協同加快復工復產步伐,國家層面財稅金融政策也加大了對實體經濟的支持。但對比發現,上半年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利潤下降12.8%,相反地,上半年金融業GDP增速為6.6%,較全國高出8.2個百分點,加之近期股市等市場火熱,仍要高度警惕流動性存在“脫實向虛”傾向。

                三、政策建議

                1.著力穩定制造業市場主體,樹立“企業穩則就業穩”的思路。

                企業是承載就業崗位的主體,應深刻認識到激發民營經濟活力,發揮民營經濟就業“穩定器”作用尤為重要。

                一是進一步強化對制造業尤其是中小企業的財稅政策支持,發揮好國家中小企業發展基金作用,從機制上根本破解中小微企業融資發展難題,確保新增融資重點流向制造業和中小企業。

                二是深刻把握頭部企業在產業競爭力中重要地位的要義,頭部企業對產業鏈配套中小企業就業的帶動作用。下大力氣培育制造業頭部企業,建立制造業企業梯度培育體系,進一步提高企業吸納就業的能力。

                2.著力培育新業態新模式,不斷開辟新的就業渠道。

                一是進一步加大新一代信息技術、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積極培育新業態新模式。進一步強化知識產權的保護,創造有利于新業態新模式發展的氛圍。

                二是強化各部門政策聯動和協同配合,探索支持新業態新模式發展的專項政策舉措,給予新業態新模式創造就業崗位適當的財政補貼。

                三是逐步構建產業工人培訓體系,探索不同業態與行業之間轉崗機制,化解低技術勞動力失業難題。

                3.著力強化對制造業的支持,搶占產業和就業競爭賽道。

                一是繼續發揮好“中國制造+中國消費”的超大規模融合優勢,針對行業就業差異性探索研究進一步降低生產要素成本,補齊中西部地區公共服務設施短板,加快構建東中西協同平衡發展的內需循環體系。

                二是依托“新基建”培育發展制造業新的勢能和動能,堅持以高質量發展帶動更多高質量的就業崗位。

                三是統籌利用好各類金融政策,進一步引導金融機構增加對制造業、民營企業中長期貸款,切實抓好政策落實落地,增強中小企業金融政策獲得感。

          成年片黄色大片网站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怀念网